援沪医疗队成员:三轮车上采样很赞,热心人送的糖很甜
安徽援沪医疗队成员:两次支援来去匆匆,但已经感受到了上海人的热情

  三轮车上采样很赞,热心人送的糖很甜

  胡洁

  4月3号晚7点半,我接到紧急通知,上海将开展新一轮核酸筛查工作,需要大量的医务人员到岗。此时,我刚解除上一轮工作需要的居家隔离,本打算第二天回去上班,接到通知后,我马上报名,拖着行李箱就出发了。

  当晚10点半,我们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40名医务人员集合,4日凌晨发车,大家在车上眯了一会,6点半到达位于上海闵行的集结点报到。一路上,上海的街道空旷。在我印象中,上海是一座车水马龙的不夜城。现在,这种突兀的空旷感令人颇为感慨。

  用完早餐稍作休整后,开始分配任务,我们40人分头行动。我与同事盛洋、宇佳丽被分配到新华小区进行核酸采样,刚进小区,我们就听到当地志愿者说,他们小区是有阳性患者的,采样点不固定,以单元楼为主,进行移动采样。所谓的移动采样,就是让我们坐着电动三轮车,一栋楼一栋楼地过去采样。车上放了一张桌子,就是我们的工作台。

 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电动三轮车采样点。一位志愿者开车,我和同事两人坐在车上,觉得特别新鲜。小区比较大,如果我们在广场设立固定采样点,就会增加人员流动聚集的风险;如果我们步行转场,需要背上很多装备和物资。现在只要一辆电动三轮车就解决了这些难题。

  我打心底里为这样的民间智慧点个赞。坐在电动三轮车上,我就在想,以后我们合肥核酸采样,也可以借鉴这样的移动采样方式。

  这一天,我们的工作强度很大,从上午9点开始,一直工作到下午4点,采样2000多人,中间不吃不喝不休息。本来我们打算中午返回集合点吃饭,但后来想了想,还是忍一忍赶快完成任务,这样可以节约时间、节约防护服。在这期间,小区里的志愿者也和我们一起不吃不喝不休息。

  尽管条件有限,但工作一天下来,我发现秩序较好。在我们到来之前,社区早已将楼栋编号,分批核酸采样,通知到哪个楼栋,哪个楼栋的居民再下来做核酸,尽可能避免了人员交叉感染。衔接工作还比较顺畅,我们做完一个楼栋的核酸采样,转移到另一个楼栋时,看到另一个楼栋的居民们已经在楼下排起间隔2米的队伍。这样我们无缝衔接,大大节约了时间。还有一个值得点赞的是,上海市民的自我防控意识总体非常强。他们很自觉,坚决不扎堆,我们有时候会让下一个检测对象往前走两步方便检测,但每次对方都摆摆手,笑一笑婉拒。

  当天下午三四点,我感觉我的体力已到达极限,又累又饿又渴。这时,从居民家里飘来一阵阵红烧肉的香味。实在太香了!这香味就刺激着我的嗅觉,也动摇着我的心理防线。就在这时,一位阿姨跟我打招呼:“我看你们千里迢迢从合肥过来支援,太辛苦了,好心疼啊!你们要保护好自己啊。”一听这话,我瞬间又有了干劲,感觉可以再做一个小时都没问题。

  4月10日,我们再次接到上级通知,要求再次前往上海支援核酸筛查。这次我们的工作时间一直持续到第二天凌晨3点多。深夜了,居民们神色已经很疲惫了,我就跟他们打招呼说,再坚持一下,你们辛苦了。他们也很感动,叮嘱我们保护好自己。

  尽管我们两次采样都来去匆匆,但已经感受到了上海人的热情。我们收到了社区工作者给我们的小礼物,也收到了小朋友送给我们的画,还有人在口罩上写着:谢谢大白。工作结束收拾桌子时,我们看到了桌边有一包大白兔奶糖,也不知道是哪位热心人送的。如果他看到这篇文章,我想告诉他,很甜,谢谢!

  在小区里,我们碰到了一些在上海的合肥老乡。有位大哥操着合肥话告诉我们,他已经在上海工作生活了十多年。老乡见面,感觉很亲切,他问我们是否在上海过夜,当得知我们当天就要赶回去,他又说要给我们送食物,被我们婉言谢绝。

  上次工作结束后,志愿者们说欢迎我们在疫情得到控制后再来上海,“只要你们合肥医疗队来,我们一定热情款待”。你们可一定要说到做到啊。疫情结束后,我肯定会去上海旅游,看看恢复常态的上海是什么样。

  讲述时间:2022.4.11 本报记者 陈抒怡 整理 【编辑:于晓】